读文天下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一、初识从拉尼线到萨迦县城,也就二十多公里,由于正在修路,在坑坎的路上倒腾了一个多小时,到萨迦古城已是黄昏。行人与牦牛混杂其间,都好像没有急着寻找归宿,我始终没把这个古老有县城与4300多的海拔联系起来。月亮已
来源 本站原创
2019/4/4 23:02:33

一、初识


从拉尼线到萨迦县城,也就二十多公里,由于正在修路,在坑坎的路上倒腾了一个多小时,到萨迦古城已是黄昏。行人与牦牛混杂其间,都好像没有急着寻找归宿,我始终没把这个古老有县城与4300多的海拔联系起来。月亮已升起了,我听到了从寺院传出的钟声,渺远而细小的声线,就是萨迦给我最初的呼唤。有人从寺里出来,意犹未尽地说着心事,手里的转经筒不停地转动着,那是藏民一天的尾声,生活总是有该忏悔的事情。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萨迦有世界上最干净的水  摄影/许文舟


萨迦是一座具有千年历史文化的古镇。1073年吐蕃贵族昆氏家族在这里创建了萨迦王朝。1244年,阔端王进兵西藏,萨迦班智达携八思巴等人与其在凉州会谈,达成归附元朝协议,元朝统一了全中国。在中央政权的大力扶持和帮助下,萨迦王朝发展至鼎盛时期,成为西藏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萨迦威名,远扬四海,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经历了1000多年历史孕育后,如今的萨迦正以悠久的历史文化、神秘的萨迦寺、淳朴的民居古宅、传统的民间艺术、神奇的传说故事、独特的山水风光吸引着四方游客云集而来。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抬头看见萨迦之大雪   摄影/许文舟


三座雪山成半圆状环绕古城,四周有很多的青棵田,人们还在用牛或马来耕田播种。4月底至5月初播种,9月份收割,并且在播种期间有很多庆祝节日,特别是每年5月,几乎天天都是节日,上午祭神敬天,下午就在茶馆里泡着。萨迦的茶馆很多,餐馆也多。青海人开的回味牛肉馆,四川人开的麻辣烫,反倒是本地藏族人开的餐馆特少。来一碗牦牛肉,再加一个青海麦饼,然后看电视,这就是一些本地人的享受。游客常泡甜茶馆,一边喝着茶一边努力把萨迦拍到的图片往朋友圈里推送。有些餐馆历史颇长,木碗漆上了薄薄的牛油黄,木质的座椅,同样呈现岁月的包浆。两个来自成都的小情侣,一边往嘴里塞着牛肉,一边对萨迦寺赞不绝口,说还会再来。在西藏与每一站告别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信誓旦旦说还会再来,再来是每个离开西藏后的人复又萌生的愿望。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萨迦有世界上最干净的水  摄影/许文舟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萨迦有世界上最干净的水  摄影/许文舟


在古城的街上走过,可以感觉到雪域之风拂过,干净而清新。可以踌躇,可以徜徉,但绝不会孤独,经济的发展,让现代生活元素一样不落地在古城登陆,累了可以上养生馆,敛气吸氧。如果不习惯藏餐,全中国除台湾香港澳门,差不多有每个省份的饮食呈上。有人从内地来,一呆就是四十年,与祖国改革开放同步,也与祖国繁荣一起发展。


二、抬头看见萨迦寺


现在的萨迦寺,其实是幸免于难的南寺,北寺只有断壁残垣,如果你不是带着研究的目的,最好不要再去打扰。那些早已多被历史尘封的残迹,每一块石头都有冤债,只要想一想那被焚的经书,被砸的石柱,被涂污的壁画,就知道仇恨都该随时间掩埋。萨迦寺的繁盛与著名昆氏家族的西藏高僧八思巴是密不可分的,在萨迦古城闲走,都会与他的塑像相遇。八思巴文化广场,现在是当地人茶余饭后休闲的地方。八思巴大街,荟萃了满世界的商品。八思巴路上,有能把八思巴一生讲得头头是道的说唱师,费用是给他付了双份的甜茶钱,作为回报,他把八思巴成长讲得十分励志。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萨迦寺煨桑  摄影/许文舟


进入萨迦寺,只有一道小门,穿过回廓顿时有海阔天高的视觉。一天中最纯静的光线,裹挟着寡淡的阳光,早已在院里铺开。刚刚升起的桑烟,散发出柏枝的清香,陆续有低着头进门的藏族香客。现在所见建筑为公元1945年全面维修时面貌,导游介绍说,在布局和风格上仍然比较忠实地保存了原有建筑应有的风貌。这是经过修葺的寺庙该坚持的原则,面目全非,就等于割断了历史的脉络。坐西朝东是萨迦寺的吉祥向志,这里有许多单元组成,拉康钦莫大殿、拉康喇章、僧舍和城墙及其望楼等都披着明丽的色块。作为中心建筑,拉康钦莫大殿雄据其间,细分一下又由门廊、大经堂、欧东仁增拉康、普巴拉康等组成。幽深的门廊两边有转经筒,之后又是一个井形院子,大经堂早已坐满了香客与僧侣。拍照会受到高额罚款的处罚,但还是有人冒险。不管是僧舍还是大殿,均是红、白灰三色组成,冷暖反差之下,现出庄严肃穆。每一堵白玛草墙,都面镶嵌有法轮和金鹿、海螺、圆镜。外寺是高大结实的环行四方形城墙,角楼与城垛都有御敌与瞭望的最佳角度。想来,这样的阵势绝对有军事方面的考虑吧。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萨迦寺散步的僧人  摄影/许文舟


通观天井墙体顶部,有大量装饰性斗拱。斗拱,又称枓栱、欂栌等 ,是汉族建筑特有的一种结构。在立柱顶、额枋和檐檩间或构架间,从枋上加的一层层探出成弓形的承重结构叫拱,拱与拱之间垫的方形木块叫斗,合称斗拱。汉族建筑的精华被吸纳到藏族寺院,这应该算是汉藏文化交流的见证,除了承载还极具装饰情调。与斗拱进入到萨迦寺院的,还有无朝的一些文化符号,撇口束颈的花瓶,孤腹的酒罐,那些浴火重生的中原泥土,出现在萨迦的香案与经楼。我并不感到奇怪,就像在藏刀与藏药市场里,拥挤着山东催泪的洋葱。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抬头看见萨迦之萨迦寺古塔  摄影/许文舟


大经堂是僧众集会诵经之所,也是萨迦寺的百科全书,荟萃了萨迦寺院文化的重量级文物,不管是高大挺拔的“忽必烈柱”,还是张口舞舌的狮群,也不管是造型巨大的无量寿佛和文殊菩萨,都可以用“金碧辉煌”形容。在正殿大门左侧沿长长的木梯拾阶而上,就来到了萨迦南寺又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线坛城回廊殿。坛城分布于楼顶西侧回廊西壁上,大小共63铺,其中大坛城20铺,位干壁画中心,均为巨制宏幅,直径最大的约有2.7米左右,而小坛城则纤小精致,直径大约只有0.6米左右,分别位于大坛城的四个角上。尽管经过重绘,但布局和用色仍然传递出早期的神韵。与壁画相媲美的是一堵经书垒成的巨大书墙。所谓的书海,我想这是最理想的诠释,这应该是西藏寺院里独一无二的杰作吧。长约60余米、高近7米,布局呈“凹”字形状的书墙,从下到上沿墙壁横隔为8个单元,从左到右竖隔为50余个单元,纵横的隔板从而形成了一个巨型的书架。经书均为梵夹装,规格大小不等,最大的为“骏马驮”、“牦牛驮”和“犏牛驮”等,每部经书长约1.5米左右,高约50厘米,宽约30厘米左右,因其部头巨大、沉重,人力无法承重,需用良马、牦牛或犏牛等驮畜搬运而命名。从命名的情况上看,无疑有对驮运者的纪念的意思。在这些经卷里,数《帕巴杰东巴》最重。经板上系有4只铁环,需由四位壮汉同时使力,才能搬动,堪称世界之最。


三、萨迦北寺遗址


从山包的一个豁口上去,有零乱的小路,分不清哪一条正确,加上每条道都很陡。站在山腰,便能把萨迦古城看个透彻。尽管那些灰白地上的历史踪迹早已被时光掩埋,也正是这山灰白土,留下了像候鸟一样的游牧民族,他们在这里剪毛织毯,生儿育女。现在,北寺也纳入复修计划,不过,几年之后的北寺不是烧香朝佛的寺庙,而将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让八思巴英雄灵魂有所归依。那时,北寺与萨迦五祖白塔、仁青岗尼姑寺就连成一线成旅游的重点了。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萨迦佛学院  摄影/许文舟


佛学院属于北寺遗址中的一部分。傍晚常有年轻的学员们正在辩经。尚未发芽的树林里,是一抹橙色,此起彼伏的击掌伴着提问,有人蹙眉,有人出口成章,还有人若有所思。天南地北的学员,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一样走到一起就是佛的恩宠的孩子,他们有时聚在一起聊天,有时候又在学习上比拼,有点紧张吧,我问其中一位来自芒康的学员,他说不紧张,只是有时候想家,他已经一年多没回芒康了。是的,他记得风吹累青稞就开始成熟,记得刚来佛学院第一夜的失眠,只到群星一哄而散,剩些寡淡的月色。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萨迦古城做藏式家个的工人  摄影/许文舟


北寺仅存有一座小寺庙孤单地立于本波山腰,为什么南寺得以存世而北寺毁于一旦。小僧也没说出原由。他还年轻,他正要忙于应付年末的考试与没完没了的功课,他还没有想到这样的问题。一位老僧告诉了我答案。北寺在10年文革中损坏殆尽后,南寺能完整地保存下来,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当时的官员们为了选一个反面教材,南寺便作为这样的物证得以保存。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萨迦寺煨桑  摄影/许文舟


山头鸟瞰,一览无余,众多藏民居组成了一座方形的城池,特别醒目的仍然是像一方玉玺的萨迦寺。烟霭气息萦绕,传来辩经的声音。本波山有一脉相承的宏阔与沉雄,极易感到震撼的是山上迤逦的小路那些总是背着鼓鼓囊囊行李的朝圣者,她们的白发在风中凌乱的样子,刹那间让人想起母亲。天下母亲的白发都是相同的。因为路太陡,于是信众有时候需要拙重地匍匐爬行。


四、萨迦明天更美好


公元13世纪,元朝在此建立起萨迦地方政权,统治西藏近百年。公元14世纪以后,萨迦地方政权丧失了统治西藏的权力,但仍有领地,割据一方,萨迦法王世袭相传至1959年。1960年1月7日合并萨迦宗、色仁则宗成立萨迦县人民政府。萨迦县城海拔4316米,除了萨迦寺外,离县城18公里,有著名的 卡吾法王温泉。这是历代萨迦法王洗浴休闲的地方。泉水中含有27种对人有益的微量元素。卡吾温泉占地面积约0.5平方公里,水温常年保持在83℃左右,其中有5个历史最久的泉眼。离县城15公里的冲拉山观峰台,在这里可以眺望到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东坡。冬虫夏草、藏刀是萨迦吸引世人目光的两种东西,除此之外,丰富的历史文化传承,也是萨迦一张亮丽的明片。嘎尔萨,这一民间舞蹈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这现在仍然是萨迦寺一年一度地举行大型宗教活动“卓玛羌姆”中表演的乐舞。而起源于元朝八思巴时期,距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的萨迦索,最初是寺庙或某些政治集团为庆祝胜利而创作的一种歌舞,现在已演变成民间祈神降雨的歌舞。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的萨迦唐卡,则是雪域高原的文化瑰宝。萨迦唐卡的制作方法很多,所绘的内容除了宗教题材外,还有历史人物、天文历法、藏医藏药、图案装饰等等。近年来,随着旅游品质的提升,旅游开发力度的加大,萨迦涌现出一些极富特点的旅游文化产品也特别深受喜欢,其中代表性的有手工唐卡、复制唐卡、锻制唐卡、泥塑面具、萨迦藏刀等。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抬头看见萨迦之萨迦寺朝圣的信众  摄影/许文舟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抬头看见萨迦之萨迦佛学院僧人在辩经  摄影/许文舟


近年来,萨迦县大力实施“旅游富县”战略,先后投入资金1亿多元,建成了以萨迦寺为主的景区大门、观景大道、游客服务中心、八思巴文化广场、萨迦北寺游步道、萨迦纪事馆及环城林等一系列项目下的旅游基础设施。以萨迦南寺、萨迦北寺、西藏佛学院萨迦分院、萨迦纪事馆、独具特色的宗果民俗村、仁青岗寺观景台、种拉山珠峰观景台、法王卡吾温泉等景点为依托,以旅游基础设施服务为出发点,将萨迦古镇打造成5A国家级景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世界级文化遗产及后藏旅游重要的集散中心。作为后藏旅游重镇,萨迦县不仅是重要的旅游目的地,还是环喜马拉雅旅游经济带的重要集散地,以萨迦为出发点,还可以来一场环喜马拉雅的“珠峰之旅”,游览日喀则、定结、萨迦、拉孜、定日、吉隆等地。


许文舟简介:男、1964年10月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摄协会员、临沧市作协理事,出版散文集《在城里遥望故乡》、《高原之上》、散文诗集《云南大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现已在《诗刊》、《诗选刊》、《散文》、等刊物发表作品100多万字。有作品入选《大学语文》、《小学语文教辅》、中学生课外阅读教材,中学生八年级《字词句篇》,散文诗先后七年入选《年度散文诗选》并由漓江出版社出版。先后荣获过第十八届、第二十一届“孙犁散文奖”、《云南日报》文学奖等奖项。曾出席第十三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责任编辑 | 蔚楠

新闻热线173-4016-2075

声明:除新蜀报官网编辑、特约评论员、作者撰写图文外,所有转载、投稿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蜀报立场。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夜读//许文舟作品《萨迦古城》]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