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晨报报业集团主管 热线:023-8622219   85253171460   17340162075 QQ:1659343735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数字报
手机端
随笔·游记│苏林系列作品——西域之行(六) 来源:新蜀报      编辑:高文      作者:苏林      阅读:321次
2021 11/15 21:34 分享
景的欣赏,不仅需要有赏析的氛围,沉溺的志趣,揣摩的心态,更需要有素养的积淀,时间的保障。它会因社会、自然、环境、气候以及个体的阅历、现场的心绪、独特的嗜好而不同。它或如画卷,或如词赋,或如旋律,或如映像,在个人的心弦上,沟壑溪流,抑扬顿挫,自成乐章。人文之美,美在独特,美在变迁,美在厚重;自然之美,...

景的欣赏,不仅需要有赏析的氛围,沉溺的志趣,揣摩的心态,更需要有素养的积淀,时间的保障。它会因社会、自然、环境、气候以及个体的阅历、现场的心绪、独特的嗜好而不同。它或如画卷,或如词赋,或如旋律,或如映像,在个人的心弦上,沟壑溪流,抑扬顿挫,自成乐章。

人文之美,美在独特,美在变迁,美在厚重;自然之美,美在季候,美在意外,美在鲜艳。可可托海,哈萨克语为“绿色的丛林”,蒙古语为“蓝色的河湾”,它是一处集人文之美和自然之美于一身的AAAAA级景区。

车在群山间穿行,山势越来越陡,峡谷越来越狭隘,沟壑与山峰,草场与湖泊,它们犹如熟睡的葫芦,此处纤细,彼处宽阔,奇妙难言,奇景难描,让人深深切切地体会到了陆游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来。身临此境,自己虽然没有见闻到“萧鼓追随春社近”,但却领略到了“衣冠简朴古风存”。刹那间,内心也自然生出了“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扣门”,同时也有了“驻足环顾崇山岭,泛舟摇荡湖月光”之念。
不过,近村之处,围栏之内,一片似云若雾,缓缓飘荡。瞩目远眺,牧马扬鞭,迂回奔走,它的前边,牛羊蹄溅微尘起,趋向斜面断草黄,残阳染雪碧湖镜,更有炊烟升村庄。转眼一想,前路未知,时辰已晚,赶路投宿是当务之急,于是只好作罢,深踩油门,把控方向,继续探知起陌路。

几个大转弯,几次上下坡,地平线上冒出的楼房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不大功夫,整个镇容闪现在了眼前。进入市区,新街道的两边均是酒店,绿植尚未栽种,显著缺少本地人气,生活气息。为接地气,两位女士只是询问了两家宾馆食宿状况与价位,转身便上了车。
老镇的中央,是新疆有色公司阿山矿管处,是原来矿区的办公区及生活区。如今,因矿停采,人员分流,部分办公用房改成了宾馆,实现了产业的转型。虽然可可托海宾馆的外观老旧,但经过改造和装修,其内部干净整洁,设施齐全,与新建的酒店没有区别,于是便下榻于此。
很庆幸本次选择,酒店还向客人免费提供自洗车场地。就在两位女士前去办理住宿与就餐事宜之际,自己便与老李动手洗起了车。不巧的是,此刻的天空,阴云密布,还零星地打起了雨点,尤其那一阵胜似一阵的厉风,让人的手脚变得有了点僵硬。即便如此,看到被水冲刷下的泥水,车露出本色,还是让人很欣慰。
食堂的卫生还不错,菜品味道很川味,吃热火后的四人,直接走出宾馆,沿着街道,逛起了夜景。不知是缺电,还是老城区无钱改造,路灯十分稀少,光线也暗,没走多久,因天冷夜黑,就返回了宾馆。

可可托海的景区大门,就设在老矿区的原门口,疫情让自驾到此一游的客人不多,停车场内空空荡荡,组团游的大巴就很显眼,远远看去还有点孤单。
进入景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占据了半边山坡的硕大露天“功臣井”,它螺纹般的矿坑路,犹如沧桑的年轮,默默地在诉说曾经艰难的过往;清澈碧绿的矿井池,如同维族同胞的眼,静静地注视着游人,似乎时时刻刻地在提醒,莫要忘记艰苦还债的旧岁月。
观光车很执拗,在绕井的山路上不肯做片刻的停留,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到了阿依果孜矿洞。激情四射的讲解员,一边提示游客佩戴安全帽,一边用手不停地指挥排队,为进洞观览做前期准备。

当最后一位游客戴好了安全帽,讲解员便急不可待地带领大家进了洞。整个矿洞曲折幽长,如果没有景观灯的照明,若几人进入,难免不生出恐惧与害怕。矿洞沿着矿脉带蜿蜒前行,其最高处不足三米,最矮处也只一米五六左右;宽度不过两米,富矿处则以支洞的形式攫取矿石,但都不深,很浅,长的不过十米,短的仅几米。在昏暗的矿洞里,那些残留的矿物质,锂、铍、铌、钽、铷、铯等稀有金属,犹如该县的名称,真是“富蕴”。那些星状遗存,在景观灯的映射下,处处熠熠生辉,斑驳迷离,犹如是梦幻的世界。
一路走来,曲曲折折,坎坷不平,但该矿洞却没有几处分支岔洞,因此无需惧怕错走,这也让大家有了仔细观察矿洞的机会。

出了矿洞,此时的天空依旧灰蒙蒙一片,虽然视线不是很好,但这里的观光平台却给大家提供了居高临下的视角,让人有了仔细品味露天矿井全貌的条件。不过,时间很短,因为,这个观光平台十分的狭小,后续游客的到来,让这里显得拥挤不堪,虽然讲解员依旧想把手中的矿物质手链多卖几条,但因人流的疏导和安全的要求,再加之讲解的需要,他们也不得不催促着出了洞的游客迅速上车,及时离开高台。
到了山脚,这里宽大的观景平台成了游客们滞留的聚集点,大家纷纷来到平台,有的目观露天井,有的用照相机拍照,有的几人一堆进行探讨,也有斜倚栏杆以获取品味临空惊险的感受。特别是那块刻有“可可托海”字样的巨型石头标志,它更是游客们的至爱,纷纷抢着与其合影打卡。
离开矿区,此时的天空阴霾更加的厚重,风也凌厉了起来,有了明显的“山雨欲来”之感觉。但为了继续观景,一行四人,没有停顿,又及时沿着山谷的方向,向可可托海的自然景区启程进发。

一路之上,路伴水走,树遇水生,那险峻山势,松散的体表,让人立刻联想到了飞石。面对险路,视线不敢再做游离,踩着油门的右腿也不敢有丝毫的松劲,唯恐丝毫的马虎,会加剧危险的系数。
来到一片开阔地,停下了车,驻足对四周的景致进行了打量。那成片的白杨树就生长在对岸的河滩之上,隔河看去,犹云若雾,不失壮观;远处的房屋邻水而建,树掩墙围,流水擦肩,给人以“小桥流水”之感受。
继续前行数公里,便到了自然景区的大门口。此时零星的雨点打了下来,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让人捉摸不透。
景区门口的山,它犹如苍龙,披满了铠甲,十分的雄壮。那块在山头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的巨石闯入了视野,大自然的杰作,犹巨斧,叩问苍天;如“头颅”,平视前山。不过,突兀山头的它,虽然历经沧桑,但依旧给人以“危危兮旦夕”之印象。环山而视,整座山脉浑然一体,如同卧龙,长不见尾。那零零星星,稀稀疏疏的松树,或单株,或群聚,着附在“龙鳞”的叠加处,给人苍劲,给人倔强,给人震撼。陡然间让人想起了郑燮的《竹石》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正在大家陶醉在这如诗似画的景致之中的时候,浓浓的云雾悄悄地从山顶上向山谷蔓延,随即雨点也变得粗大而稠密起来。
面对天气的突变,大家立刻联想到了高海拔的寒冷,高山气候的变幻,也想到了草原美景已过季节,不再有其柔美祥和的一面,再结合四人曾今或在青藏高原工作或游玩过的经历,于是决定放弃了草原回眸的前期预设。

原路返回,下山的路很轻快,车仅滑行,还要时不时地在弯道前踏踩刹车,以保证车辆安全通过。即便如此,车速也不缓慢,不过它依旧还是赶不过雨落的速度。雨越下越大,呼啸的风伴随着雨刮得更加的猛烈,前车后轮所卷起的雾帐犹如挡墙,看不清前方的路,因此,跟车距离就越拉越长。
在可可托海镇,又再次回到了可可托海宾馆,简单地吃过午饭,继续冒着大雨向下一个目的地——布尔津进发。由于出山的路是熟路,沿途的景致已经领略,因此那些小众景点也没再作一次简短的停留。
出了山区,那烦人的雨也被抛在了身后,天空渐渐地晴朗起来,太阳在云层的边际露出了脸,不久,在“丁”字路口,及时按照路标和导航提示,一个右拐弯,就接续上了来时的路,向着远方,继续前行。
可可托海到布尔津的路程不足三百公里,于是车辆便于傍晚太阳落山前抵达了目的地。布尔津是哈萨克语,含义是“三岁的公骆驼”。该县就如同它的名子含义一样,充满了青春与活力。该县的县城没有太多的超高建筑,街道、楼房、绿植乃至输电线路等,十分的规范,并充满生机。尤其是那些醒目的仿欧建筑,显现着浓郁的异域情调,让人有了别样的感受。

这里的绿化渗透到了每个角角落落,条条街道宽敞又平整,整洁又有序,看不到任何凌乱的“蛛网”、杂乱的店招、破败的墙体。给人以清新,给人以爽朗,给人以悦目,行走其间,让人品味到了惬意与舒坦。
夕阳下,这座美丽的城市,犹如青春的少女,那殷红的粉脸,丰腴的身姿,涌动着朝气,洋溢着秀美,给人遐想,使人迷恋。
当晚,夜宿温馨民宿。与民宿老板交谈,才知布尔津老城很小,人口少,近年来该县大力发展旅游业,城区的面积才迅速地得到了扩展,外来的人口也随之聚居,这里方才呈现出了史无前例的生机与繁华,才让人有了过目不忘。(苏林)

45 0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新蜀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新蜀网的观点和立场。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你的大名: 输验证码:
发表
全部评论
没有更多内容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文字链接 图片链接
中国晨报报业集团主管    新蜀报编辑部主办    运营单位:重庆新蜀融媒网络    邮箱:Xinshubao1921@126.com    技术支持:雅安亿位 商标注册号:43878493  国际刊号:ISSN 2521-028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渝)字第00746号   信产部备案号:渝ICP备20006739号-1      公安网备案号:渝公网安备50011302001656号      网站著作权:软著登字第7297986号 网络110报警    不良信息举报    四川工商管理    中国互联网协会    12321垃圾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