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晨报报业集团主管 热线:023-8622219   85253171460   17340162075 QQ:1659343735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数字报
手机端
随笔·游记│苏林系列作品——西域之行(五) 来源:新蜀报      编辑:高文      作者:苏林      阅读:2375次
2021 11/13 11:15 分享
旅游这事,对即将走过中年的人,其体力和精力尚足,于陌生事物好奇心与求新欲未泯,四处走一走,八方看一看,到处听一听,将不曾盈满的经年浅壑填一填,窠臼出一出,视野拓一拓,见识长一长,烦事放一放,即便生出一时的累,其心境却豁然,精气神有提升,不失一件快事。本次西域之行,便是近年中的云游行踪之一。既走马,又...

旅游这事,对即将走过中年的人,其体力和精力尚足,于陌生事物好奇心与求新欲未泯,四处走一走,八方看一看,到处听一听,将不曾盈满的经年浅壑填一填,窠臼出一出,视野拓一拓,见识长一长,烦事放一放,即便生出一时的累,其心境却豁然,精气神有提升,不失一件快事。

本次西域之行,便是近年中的云游行踪之一。既走马,又反刍;既疲惫,又开心;既眼熟,又新鲜,因此让人欲罢不能,欲止难休。感触最深的莫过于对西域地域的泱泱博大,广袤辽阔,风情别具,习俗迥异之认知,更莫过于对“丝绸之路”因何而生,源远流长,大任在肩,继往开来之感悟。

天山,它作为世界七大山系之一,是西域龙脉,新疆脊梁。它把一百六十六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一分为二;使新疆有了南疆与北疆之分,沙漠与森林之别。它如同秦岭山脉一样,岭北小麦,岭南水稻;又如淮河一般,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其不同,让人端详,让人揣摩,更让人思量和感叹。究其原委,降雨量使然,气候差异使然。
从吐鲁番至乌鲁木齐,路途不足三百公里,高速公路要穿越天山,横跨南北。一路走来,天山山脉雄浑但不伟岸,个个峦丘与路犹如弈局,铺展蔓延,车行其间,若入迷宫,处处相似,山山酷似。欣慰的是,途中仅一岔,标识清晰,无错行之虞。所有峦丘虽说个头不大,但个个犹如闸门挡墙,把风的戾气导向了豁口公路,让驾驶者一次又一次地经受横风的考验,不得有丝毫的马虎或轻率。整个山脊,平缓而舒展,并光秃秃一片,没有草木,更看不到牛羊,真可谓不是戈壁胜却戈壁,不是荒漠胜似荒漠,车行其间,犹沧海一叶,随路逐流,仿佛没有了根基。
直至接近达坂城,此荒凉方才减退,隐隐间似乎有了些许生机。山坡之下,绿植渐渐地茂盛起来,开始有了草场,也看到了远方的庄稼、树木与村庄,沮丧的心情顿时为之爽朗起来,视线集中,车辆好似有了速度,有了激情,撒起欢来。再经过几个峰回路转,再历经几段加速滑行,眼前就是听说而不曾谋面的达坂城。激动之余,车上四人不约而同地合唱起了《达坂城的姑娘》:“达坂城的石路硬又平呀,西瓜大又甜呀,那里来的姑娘辫子长呀,两只眼睛真漂亮……”

歌词到此,两位女士却戛然而止,只有两位男声还在继续着他们的激情,接唱着后续,让旋律在车内回荡。“嫁就嫁吧,为啥还要带自己的妹妹,写歌的人太花心了”。噢,女士之所以停唱,其因由原来如此。或许是达坂城它确实没有什么值得人们大为欣赏的景观,也许是这首歌让两位女士生出了反感,她们不愿停留,催促着继续赶路。
越过只有风声而没有鸟鸣的天山,虽然一路留意,但却没有看到臆想中美丽而纯洁的高山雪莲,也不曾目睹皑皑雪山或冰川,但这一遗憾,很快就被绿洲草地,挺拔行道杨与村庄所对冲。进入了盆地,视线虽不再开阔,但那舒心的绿植却犹如魔手,悄悄地掏空着人们内心里的压抑与不快,让心境空旷,让思绪飞扬。
接近中午,肠胃“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两个眼皮开始了打架,泪水不时溢出眼眶,这些生理反应,是在提醒大家,该休息一下,该犒劳犒劳肚皮了。近日来,连续几天的面食,这让两位南方女士不再隐忍,于是提出了要吃米饭的诉求,恰好盐湖处有了出口,车辆一个右转,便下了高速。
在通往盐湖镇的路口,疫情检查站的值守人员,他们查看了一行人的行程绿码后,在放行的同时,还详细地介绍了路况。通往镇上的路正在整修,属半边通行,不过有了检查人员的预告,因此无需担心分道线的逆行。
经过筛选,车辆终于在一处老矿区的大门口停稳,进入一家遂宁人所开的饭馆落坐。不打功夫,一盘回锅肉,一盘烩血旺,一盘麻辣豆腐,一盘炒青菜,一份鸡蛋素菜汤端上来桌。虽然这顿饭的菜品不多,但其分量却不小,味道也不错,很经济,也很实惠,这让大家吃了个满意与舒服。
盐湖没有进,因为在这趟长途旅程中,盐湖景区它属于绝对的小众,其既没有突出的特点,也没有较大的规模,于是便擦肩而过。这个预留,是今后某年某月的目标,让向往与新鲜有所保留。

此时此刻,距离乌鲁木齐市区已经很近,朋友提前在乌市的海华酒店定了房,因此无需急急赶路。为了放松紧绷的神经,也为了能够仔细地观察与欣赏乌市的郊区,车辆在此改行了国道。即便如此,一行也是早早地到了海华酒店。
战友妻子吴女士的闺蜜同学翠翠,虽然人已到中年,但看上去却没有一点发福的迹象,穿着打扮入时,人也干练,为人热情。闲聊中,她不仅详尽地把乌市的景点一一给大家做了介绍,而且也把乌市的特点做了概要。
话遇投机时嫌短,情到浓处忘行程,旧事再提难拟仰,华灯初上月临头。“吃饭,吃饭,大家该吃饭了,看大家乐的,饭都忘了”。翠翠话音一落,她就带头起了身,一路来到了一家客人满座的饭店。菜品是乌市的特色大盘鸡、麻辣牛肉等美食。浓浓的香味助长了食欲,可口的味道贿赂了味蕾,风趣的调侃增添了笑点,随意的酒饮缠绵了话题。
当晚的助兴酒是“乌苏啤酒”,该酒味道纯香厚重,劲道十足,不过半瓶,大家脸上就红霞齐飞,胃口也个个大开。此刻,翠翠女士让大家把啤酒瓶倒拿起来,她用左手指着酒瓶上的字母说:“你们看看这,是不是‘弄死你么?’”。细细一想,默默一拼,确实可以如此理解,于是大家又是一阵开心的笑。
原打算饭后去乌市逛逛大巴扎,但因连续几天的景区行走和途中赶路,身体确实有点吃不消,再加之酒精的催眠作用,慵懒的身体已经指挥不了腿,于是大家谢过翠翠好意,匆匆返回房间,提前洗漱入了睡。
七月的新疆疫情控制,它犹如不散的阴影,依旧笼罩着一行的行程。面对新疆的各大至美景点,一行四人不敢有丝毫的迟疑与懈怠,仍然沿着“赶路,赶路,精简休整,减少衍射,争取全覆盖”的思路,继续游历。

翌日,天一放亮,四人便辞别了乌市,向着阿勒泰的方向,一路向北。通往阿勒泰的公路十分的平坦,弯道也不多不急,且起伏坡度小,国道216线与高速公路平行,它们之间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别。尤其国道上更是车辆稀少,几公里看不到一辆。基于此,向北的路程便一段走走高速,一段又走走国道,交叉前行。
车在浅草可数的草原驰骋,远离了参照物的车速,人的内心感受就如同龟速,不是导航提醒,超速扣分是免不了的事。
阴云,天地线,茫茫草原,那笔直的路,巡航是最好的选择。单调枯燥,空旷寂寞,漫长遥远,不变的是景,孤独的是车。还好,越往北,在有了草的山梁上,遇见了马;在梁与梁之间的低洼处,又看到了野骆驼;继续北上,在季节性的河床底,终于看见了蒙古包、牛羊群。
一路走来,越是往北,越是水草丰茂;越是往北,越是大山临近。直到山脚下,才有了河流,有了森林,有了田园,有了村落。
夕阳下的青山绿水,暖色中的炊烟村庄。迷眼望去,蜿蜒公路的尽头,不知山的那边,是山谷?是草原?还是农田?明天会有答案。

54 0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新蜀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新蜀网的观点和立场。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你的大名: 输验证码:
发表
全部评论
没有更多内容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文字链接 图片链接
中国晨报报业集团主管    新蜀报编辑部主办    运营单位:重庆新蜀融媒网络    邮箱:Xinshubao1921@126.com    技术支持:雅安亿位 商标注册号:43878493  国际刊号:ISSN 2521-028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渝)字第00746号   信产部备案号:渝ICP备20006739号-1      公安网备案号:渝公网安备50011302001656号      网站著作权:软著登字第7297986号 网络110报警    不良信息举报    四川工商管理    中国互联网协会    12321垃圾举报